【中国教育报】齐鲁工业大学:“得罪人”的院长第一次得优秀


  

  

    齐鲁工业大学向二级学院下放10项权力,有些院长有权不敢用,敢用权的却“叫好不叫座”,在考评中屡次被评为“合格”,如今这样的现象变了——

    在考评中,每次都是“合格”的李天铎,前不久终于第一次获得了“优秀”。

 

    齐鲁工业大学机关处室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自2011年李天铎担任化学与制药工程学院院长以来,主推多项改革,却“得罪”了学院个别教师,导致按照传统的考评办法对中层干部进行考核时,每年都有个别教师给他打低分,在学院班子成员考评中,他年年排名在倒数的位置。

 

    在多项改革中,争议最大的,就是在全院推行课程优化改革。

 

    李天铎所在的学院,一名学生从大一入学到大四毕业,要学二三十门专业必修课。经过调研,李天铎发现,由于缺乏激励机制,这些专业课质量参差不齐,授课教师不论课上得好坏,拿的课时费都是一样的。

 

    学院领导班子决定,要对此进行改革。

 

    根据改革方案,每个专业挑选保留5门核心课程,其他的专业必修课均改为选修课,并砍掉选课人数少的课。每门核心课程配备两名骨干教师,绩效工资向他们倾斜,核心课程的骨干教师系数是2,主讲教授为3。

 

    这意味着,花同样的时间教一门课,如果普通教师的课时费是40元的话,骨干教师可以拿到80元,而主讲教授可以拿到120元。

 

    改革推行开来,所有教师不得不对自己的授课内容进行精心准备。一方面,要尽量争取当“骨干”;另一方面,要努力争取学生的青睐。

 

    教师们更累了,但学生却受益了。最直接的结果是,今年全院约240名毕业生,绝大多数都拿到了两三个就业意向。

 

    “学生就业率非常高,我们现在更多的是追求学生在工作单位的稳定率,让用人单位找到好用的,让学生找到喜欢的。”李天铎说。

 

    敢于在全院主推涉及面如此广、力度如此大的改革,李天铎的底气来自学校校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。

 

    2014年,为进一步理顺学校与二级学院的责权关系,充分发挥学院自主办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,落实二级学院办学主体地位,齐鲁工大试行了旨在释放办学活力的校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,切实将10项涉及“人财物”的权力下放到二级学院,推进管理重心下移。

 

    随之而来,用人自主权、考核权、课程设置自主权、经费津贴分配自主权、专业建设自主权、人才培养模式自主权等一系列权力,都下放到了学院领导的手里。

  

    齐鲁工业大学向二级学院下放10项权力,有些院长有权不敢用,敢用权的却“叫好不叫座”,在考评中屡次被评为“合格”,如今这样的现象变了——

 

    尽管这些“大权”都放了下来,但由于改革会触动利益格局,有些学院的领导手里“有权”却不敢轻易用。

 

    敢于改革的李天铎“叫好不叫座”,学院办得红红火火,个别教师却不认可,年年只评他“合格”。

 

    李天铎的心酸,学校领导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,也一直在思考解决办法。

 

    “像李天铎这样敢干事、能干事的改革者,我们在考核上却体现不出来,这不是这个人不行,而是我们的考核办法出了问题。”齐鲁工大党委书记张士昌反思道。

 

    今年,在学校党委的主导下,学校对中层领导干部推行整体考核制——个人考核与单位考核挂钩,单位获得“优秀”,则对应的负责人也是“优秀”,所有参与者根据本部门单位的责任清单、服务清单以及特色创新项目进行现场述职,现场实名打分,不善言辞的李天铎也终于在这次考核中,获得了他迟来的“第一次优秀”。

 

    校长陈嘉川介绍说:“除了‘优秀’的名分,为了鼓励学院积极改革,学校还坚持多劳多得、优劳优酬、绩效优先、公正公平的原则,根据学院目标任务完成情况,对完成任务优异的优先增加经费、编制数量、职务岗位和职称名额等奖励。”

 

    李天铎高兴得不得了,这位年富力强的“泰山学者”逢人就说,改革也让改革者获得了看得见的实惠。

 

    张士昌则表示,要让这样的“优秀”成为常态:“权不能一放了之,放权之后,要对权力的使用进行宏观管理。不仅要监督,引导学院建立起自我发展、自我约束的运行机制;更要鼓励,并且要在学校层面从制度上提供保障,在实践中对制度适时加以调整和完善。”

 

    “加强学院办学自主权是一项系统工程,既要积极谋划,又要稳步进行。学校目前正紧紧围绕改革目标,突出重点,先易后难,循序渐进,逐步实施。”张士昌说。